EN [退出]
wework>中国新闻

_男子骗归国女博士数百万 用来为爱妻还款以减刑

2017-11-21 14:06

宋溪插图 H185 作为一名归国女博士,徐某在事业上是成功的,但在婚姻上却是失败的,她被自称为政法大学毕业生的张建骗了数百万元。如今,张建涉嫌犯诈骗罪和重婚罪一案正在法院审理。令人震惊的是,此案牵出一起陈年旧案,张建所骗钱财,有一部分被用来偿还其发妻高亚婷挪用公款的款项,从而使高亚婷在两年前获得轻判。

徐某的代理人、北京易行律师事务所的孙爱文律师今天上午告诉记者,徐某已经向检方提起申诉,要求对高亚婷案重新审理,并要求把张建列为高亚婷挪用公款案的共犯。

案情追踪

归国女博士被骗婚

徐某今年30岁,她从小到英国读书,一直到博士毕业。受西方教育影响,她法律意识较强,但婚姻问题一直未解决。正好,精通几国语言的徐某回到国内,从事房地产的跨国中介工作,于是,她借此机会想在国内找个如意郎君。

经过婚姻介绍所的介绍,徐某于2007年11月认识了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张建。张建是北京市顺义区人,长得仪表堂堂,而且能说会道。缺乏警惕性的徐某很快陷入爱河。在交往过程中,张建以其所经营的公司欠税等各种理由,在1年多的时间里分多次从徐某处“借”了481万元。

在和张建共同生活的1年多中,徐某生下了一个女孩。但是,徐某渐渐发现张建有些不对劲,从张建的电话本上,她怀疑“丈夫”还有个家。于是,渐起疑心的徐某找到孙爱文律师,请其代为查实。

“丈夫”发妻是罪犯

根据电话本上的线索,孙爱文律师展开调查。很快,谜底水落石出。孙律师查到,张建有家室,其妻子是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人民政府原会计高亚婷。张建与高亚婷有一个已经6岁的女儿。

如果仅仅是张建移情别恋,爱上了徐某,倒也能让徐某松口气。然而,孙爱文律师进一步调查的结果让徐某大吃一惊。原来,高亚婷是一名犯挪用公款罪的罪犯,并于2009年5月15日被北京市二中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

2009年时,高亚婷年仅27岁。据悉,高亚婷利用担任会计职务之便,于2006年9月至2007年10月,先后挪用本单位410万元公款,分别转入由其亲属经营的北京九地天农科技发展中心、北京荣天速递有限责任公司账户内归个人使用。

一审法院经审理,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高亚婷6年6个月有期徒刑;并将在案的290万元、冻结的房产变价款及银行账户内120万元钱款发还高碑店地区办事处。一审法院判决后,高亚婷不服,上诉到二中院。经二中院法官耐心教育,高亚婷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害性和给国家造成的损失,自愿申请撤回上诉。

 骗婚原为助妻还赃款

孙爱文律师介绍说,高亚婷太爱张建了,让她为了张建去死都行。而高亚婷挪用的款项,分别打入张建及其亲戚公司的账户里。

从时间段来看,高亚婷挪用公款的日期截至2007年10月,而张建到婚介所认识徐某的时间是2007年11月。徐某介绍说,在她和张建交往的时间里,2007年11月到2008年7月,高亚婷还没有被抓。因此,徐某认为,这起“重婚骗财”案的实质,是张建夫妇还不上挪用的410万元公款,为了尽快还上公款,避免被发现,张建采取通过婚介所征婚的方式来骗钱。

徐某表示,在她举报张建重婚及诈骗后,张建于2010年4月30日在公安机关的供词中承认,有一部分钱转到了朝阳区高碑店乡政府。经调查,张建分3次汇入朝阳区检察院290万元,第一次是在2008年7月16日汇入200万元,第二次是在2008年7月24日汇入40万元,第三次是在2008年8月4日汇入50万元。

 网上追逃抓获骗婚男

调查到这些情况后,孙爱文律师作为徐某的代理人,向警方报案,警方以重婚罪立案,并在抓获张建后取保候审。对此,孙律师提出建议,认为应该以诈骗罪办理。然而,办案机关未予采纳。

事情出现转机是张建在取保期间畏罪潜逃。警方一看人都跑了,遂以重大诈骗罪立案,并向全国发出通缉令。去年4月底,化名“刘建”的张建被抓获归案。

今年3月31日,张建涉嫌犯诈骗罪与重婚罪一案,在市二中院开庭审理。按照常理,被骗人的代理人是不参加庭审的。但孙爱文律师提出,此案比较特殊,诈骗的钱财用于归还挪用公款的款项,因此存在漏罪与重罪轻判的问题。在获准出庭后,孙爱文律师在庭上面对被告人张建,着重询问了所骗款项的去向等细节。

目前,此案尚未宣判。

法律难点

所骗款项如何追回?

孙爱文律师介绍说,这起案件是国内首例。案犯所骗钱财,有290万元是给了司法机关,用于偿还挪用公款案的款项。那么,这笔款项该如何追回呢?

此前的类似案例中,诈骗的钱财多是归还个人债务等。出台于1992年的《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对诈骗后抵债的赃款能否判决追缴问题的电话答复》中表示,犯罪分子以诈骗手段,非法骗取的赃款,即使用以抵债归还了债权人的,也应依法予以追缴。

然而,此案的特殊性在于诈骗的钱财用于归还挪用的公款,而挪用的公款能否按普通债权相同对待,追缴回来发还给被骗人?这是此前的司法实践中尚未遇到的难题。

孙律师表示,290万元也应追缴,并发还给被骗人徐某。

 挪用公款案能否重审?

徐某向检方和法院提交了申诉书,要求重新审理高亚婷挪用公款一案。在徐某看来,她被骗财骗色,就是张建和高亚婷为在挪用公款案中脱身而共谋的。

徐某认为,现有新证据证明张建为了骗取法院对高亚婷的重罪轻判,在案发后张建无力退还其使用的公款时,铤而走险,实施犯罪手段诈骗钱财,用诈骗她的巨款向司法机关代高亚婷退缴290万元人民币,骗取法院对高亚婷重罪轻判。徐某认为,这种行为带来更加巨大的社会危害性,愚弄法律,戏弄法院,应对该案依法再审,予以纠正,否则有违法律的宗旨,鼓励保护了犯罪。

孙爱文律师表示,依据法律规定,亲属代为被告人退赃的法院量刑时可以从轻处罚,这是以降低社会危害性为前提的,应予鼓励的行为,但是本案则不然。张建代为退缴的赃款,是为了逃避打击,不但没有降低社会危害性,反而增加了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

此外,徐某在申诉书中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若干问题的解答》,“挪用公款数额较大不退还的,以贪污论处”,在一案中,挪用的公款一部分已退还,另一部分未退还的,如果二者均已达到犯罪数额,前者定挪用公款罪,后者定贪污罪,按数罪并罚的原则处罚。因此,徐某认为,应当对高亚婷涉案中的290万元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骗财男身犯几罪?

重婚、诈骗,身陷囹圄的张建目前被指控犯有这两项罪行。然而,在徐某及其代理人孙爱文律师看来,张建还是其妻高亚婷挪用公款410万元的共犯。

徐某表示,高亚婷挪用的公款,分别转入由张建及其亲属经营的公司账户归张建使用,张建及其亲属指使并参与策划取得挪用款,均具备挪用公款的共同故意和共同行为。张建的行为已构成共犯,应以挪用公款或贪污的共犯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申诉书中,徐某特别指出,由于张建、高亚婷计划周密,行为狡猾,他们当时的诈骗伎俩尚未充分暴露,司法机关是在不知情的条件下做出了对高亚婷的从轻判决,因此该判决并不存在任何主观过错。但是,随着张建、高亚婷诈骗行为的逐渐暴露,现在事实已经十分清楚。因此,她建议司法机关依照法律,对高亚婷挪用公款案重新审理,追究张建的法律责任,并为徐某追缴扣押的290万元的款项,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当前文章:http://cruti.ddqdgj.cn/e/free-ka7k6g.html

发布时间:2017-11-21 14:06

霸王别姬小四的结局  万梓良图片  play视频  鲎鱼多少钱一斤  建平红山在线发布信息  pos机多少钱一台  本溪左雪梅照片  牛奶和鸡蛋能一起吃吗  iphone6splus32g够用吗  baidyu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男子骗归国女博士数百万 用来为爱妻还款以减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贵州北京欢迎你mv完整版_媒体评美澳新军事协定:美国遏华战略恐又徒劳